历史系/思想文化研究所

Department of History / Institute of Humanities

哈里·狄金森教授到访历史系

                                                                              

                                                                                    哈里·狄金森教授到访历史系

 

 

2017329日上午,清华大学历史系和清华大学思想文化研究所邀请英国爱丁堡大学历史系终身教授、英国皇家历史The Royal Historical Society前副主席哈里·狄金森教授前来讲学、交流。狄金森教授在文北楼309教室发表了《英国与欧盟的分与合:历史与现状》的主题演讲,讲座由刘北成教授主持,来自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南开大学等院校部分教,以及商务印书馆的编辑等数十人听取了该报告并进行了活跃的交流与讨论。


狄金森教授以20166月英国脱离欧盟公投事件引出讲座主题,具体阐述了三方面的内容:历史上英国与欧洲其他国家的异与同、英国加入欧盟的动力与过程、英国脱欧的影响。

讲座伊始,狄金森教授历史上英国与欧洲大陆的关系其实为复杂。一方面,英国与欧洲大陆确实在很多方面紧密相连。首先,英国是个移民国家,历史上凯尔特人、罗马人、维京人、法国人、西印度群岛人、印度人、非洲人、东欧人等先后进入英国,英国也曾多次与欧洲其他国家联盟。其次,从贸易角度来看,英国曾是欧洲大陆最主要的贸易伙伴。更重要的是,英国与欧洲其他国家在历史进程上有着诸多相同经历,如它们共同经历了封建主义浪潮,都使用拉丁语,同样受古希腊罗马文化影响,奉行类似的教堂体系,也同样经历了几个主要的思想运动。

另一方面,英国与欧洲大陆也在很多方面迥然相异。地理上,英国与欧洲大陆隔海相望,这种分离造就了英国人遗世独立的心态,也使他们在自我认同上区别于德国、俄国等大陆国家,认为自己是海洋之子。其次,军事上与欧陆国家相比,历史上英国所拥有的军队算不上强大,这造就了英国国民对于欧洲大陆上更加强大的入侵势力的恐惧心理。此外,社会层面上英国国民对个体性(individuality)的推崇与欧洲大陆的传统有些不同。英国流行核子家庭(Nuclear family,包含父母和子女两代人),家庭中的孩子在年满18岁之后要离开父母独自生活,这使得英国人比欧洲大陆人更加注重个体的独立。另外,从法律角度看,英国《普通法》的传统与受《罗马法》影响的欧洲大陆差别很大,英国的法律审判制度基于普通人中选出的陪审团,普通法也因此得名;欧陆的罗马法体系则更为精英化。除此之外,狄金森教授还谈到1215年的《大宪章》开始了通过武力使统治者屈服于法律的传统,从此法律取代国王和贵族,成为至高无上的存在(Law is supreme, not the king/aristocrat)。而1689年以来议会的年度聚会与对不合理规定的持续修改,使英国议会主导政府决策的作用得以保持,使得英国历史并未经历太多欧洲大陆那样激进的革命,而能够以更温和的形式平稳变革。最后,狄金森教授还提到“小国寡民”的英国却能造就最先进的工业商业系统以及大英帝国,为国民带来英伦自豪感/傲慢态度(British Pride-Prejudice)。

随后,狄金森教授梳理了英国加入欧盟的过程。1940年代初,英国曾是全欧最富裕的国家,但1945年以后,帝国却在极短时间内分崩离析,经济亦大幅下滑。1951年,欧洲开始以联盟形式共同恢复经济,1953年的欧洲经济共同体European Economic Community简称EEC共同市场的建设使得六十年代欧洲的经济状况远胜于英国。由最富国变为“欧洲病夫”sick man of Europe)的英国,看到了欧洲经济发展的势头之后,开始产生加入欧共体的念头。不过,英国入欧的主要动力还是经济动力,其与欧洲在政治、历史方面的分歧、差异与伤痛记忆形成的复杂考虑也对英国入欧形成了阻碍。这主要是由于欧共体当时已不仅仅是经济上的联盟,而且更是政治上的联盟,甚至可能成为欧洲版美国the USA of Europe。而如狄金森教授所说,当时英国想要加入是“为了增加财富,而非成为某个政治实体的一部分”。尽管如此,经过层层考量后,1973年,英国正式加入了欧共体。1993年,欧盟正式成立,各成员国分别调整自己的政策,以适应贸易、交通、运输、货币、度量衡等方面的共同合作。

然而,在这一过程中,英国与欧盟确实出现了一些分歧。狄金森教授接下来基于对这些分歧的分析,梳理了英国脱欧的原因。首先,出于对欧盟经济平均化的顾虑,英国没有与欧盟使用同一货币;其次,罗马法传统与普通法传统的差异,使得英国的案件在欧盟的法庭上较为失败,而这一点又被媒体大肆渲染,强调欧盟对英国的传统缺乏尊重。再次,英国并未在欧盟中取得主导性地位,在欧洲议会中,英国无论是席位上还是管理层中都处于少数,加之法国与德国两个大国的友好关系也使英国感到受到威胁,觉得自己是个会被大孩子欺负the big boys are getting at us)的弱势群体。这种弱势心态,加之英语作为一种语言在世界的优势地位与英国在欧盟的弱势地位形成鲜明对比,进一步造成民众心理失衡;而英国优势的福利政策又引来了许多欧洲移民,他们在作出贡献的同时也经济、教育、文化、社会方面造成了很多问题,这一切经过媒体的渲染,煽动了民众情绪。尽管法律规定电视节目应中立地展示双方观点,但报纸却不受此约束,可以自由表达意见,而大多数报纸均支持脱欧。此外,狄金森教授指出,电视节目虽在观点上中立,却用了很多具有倾向性的关于移民的照片,也对民众的态度造成了影响。尽管如此,教授仍强调,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最终英国脱欧的结果“令人惊讶”。甚至还有一位女投资经理Gina Miller带头去法院状告这一决议,强调“是议会将我们带入欧盟,也只有议会才能带我们脱欧”并且在伦敦高级法院和英国高等法院都胜诉。这正是英国“主权归于议会”parliament is sovereign)的传统与政府带领全民公投退出欧盟造就的龃龉。目前,英国议会已决定触“第五十条款”Article 50),但政府的态度则是“议会可以说不,英国仍会脱欧”。

最后,狄金森教授就英国脱欧可能带来的影响发表了自己的观点。他认为,卡梅伦内阁将脱欧作为一场政治博弈,并且以脱欧的结果输掉了这场博弈,造成的结果是绝对危险且灾难性的absolutely hazardous and disastrous)。脱欧将给英国带来潜在的危险与灾难,譬如英国的移民问题以及英伦三岛的稳定问题。英国良好的福利制度、英语作为世界第一大语言等因素使英国成为欧洲大陆移民的首选之地,这些移民承担了大部分英国不愿意做的工作,还对国家税收做出贡献,因此如果脱欧之后,这部分移民的去留和政府税收锐减将成为英国不得不面对的棘手问题。另外,英伦三岛内部在去留问题上的态度差异可能造成未来的分裂。例如,苏格兰和北爱尔兰地区60%的民众投票选择留欧,脱欧的结果可能会引发这些地区未来投票脱离英联邦。爱尔兰的问题尤其值得注意,因为目前脱欧的现状使得留在欧盟的爱尔兰成为英伦三岛地理上的断层,这可能会造成经济、政治等各种界限引发问题的导火索。

讲座结束后,与会同学就法国是否也会离开欧盟、议会与英国政治的关系、议会与脱欧的关系、英国皇室投票的影响、英国民众在投票问题上的内部差异的原因等问题向狄金森教授请教,并得到了教授的详细指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