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系/思想文化研究所

Department of History / Institute of Humanities

南京大学文学院童岭教授做客清华历史讲堂

                           

                                童岭:五胡十六国前期的谶纬及纪年问题研究

 

20201119日下午,“清华历史讲堂”系列讲座之五胡十六国前期的谶纬及纪年问题研究,在清华大学六教举办,并线上以直播形式同步进行。本次讲座由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童岭主讲,清华大学历史系副主任顾涛主持。

 

 

 

本次演讲分四个部分,递次推进,对五胡十六国前期的谶纬及纪年问题做了深入地探讨。童岭老师首先讲到了五胡十六国史开端及分期的一些问题,包括德裔美国学者魏特夫(K.A.Wittfogel)提出的“渗透王朝”(Dynasties of Infiltration)与“征服王朝”(Dynasties of Conquest),介绍了“五胡”、“十六国”的内涵,以及如何处理古人观念(谶纬、谣言)等问题。

五胡十六国史由南匈奴拉开帷幕,在对南匈奴的介绍中,童岭老师指出南匈奴并非晋末战力最强、势力最大的部族但却是它率先起兵,拉开了游牧民族逐鹿中原的序幕。南匈奴之所以有如此巨大的号召力,背后可能潜藏着北方诸族潜意识中匈奴单于家族——挛鞮氏血统最高贵的观念。此外,童岭老师尤其关注日本学者内田吟风关于北亚战马的一个观点,内田氏认为北亚内陆的马与中原、江南地区的马不同,这些地方的马不需要专门的饲料,这一马匹习性的不同导致汉唐之际中原王朝战马的机动力与草原战马相比总是处于劣势。

 

 

第二部分题为南匈奴的勃兴与谶纬之关系,童岭老师谈到了三个话题:第一、如何看待赵宋理性主义兴起前的知识、信仰与文化;第二、南匈奴入塞的历史与中原政权的处理;第三、南匈奴政权传递的不稳定性。

关于第一个话题,童岭老师认为宋朝知识理性主义兴起之后,之前典籍中存在的各种政治预言、谶纬话语都失去了存在的知识基础。但是它们仍然是后世理解、认识谶纬谣言产生时代的钥匙,对于这部分文献应放在当时的历史语境下进行解读,而不能简单地视为迷信。童老师还举出了北朝体态雄壮、造型怪异的雷公像,宋代时已经消失,直观地表达了知识理性兴起之前与兴起之后时代的差异。

在南匈奴政权传递的问题上,童岭老师提到了刘渊的嫡长子刘和继位20天不到就被其弟刘聪杀害,及刘聪过世之后发生的靳准之乱,这些事件对匈奴政权造成了极大的冲击。在这个问题上,童岭老师还特意谈到刘聪在位时立七位皇后的事情,这与传统中原王朝的习惯是极为不同的,可能是刘聪即位后政权不稳,故而以联姻的方式笼络下属部落,稳定政权。考虑到这些因素,童岭老师最后引用法国学者格鲁塞的观点对刘聪下了断语:他是保留了中国文化外表的中国式的阿提拉(Attila

 

从第三部分开始,演讲进入汉赵王朝的兴衰与谶纬的关系。刘聪即位之后,任命同族刘曜继续攻击西晋,刘曜先后攻陷洛阳、长安两京,汉赵国势逐渐达到极盛,但伴随着汉赵的兴盛,其麾下胡汉的地方势力也形成了而刘聪过世之后的靳准之乱,广义上看也是胡汉统合过程中的一次激变。而在靳准之乱前,《晋书》曾记载了刘聪子刘约假死入梦的故事,这个故事预言了318年刘聪死后,汉赵大乱,刘氏被屠杀,仅余在外作战的刘曜诸人。童岭老师对这个故事做了详细的解读,认为故事中三个冥界的国名,蒙珠离国、遮须夷国、猗尼渠余国应该都是音译汉字,可能与北方佛教有关。涉及的地点“不周山”、“昆仑山”都可在《山海经》中看到。故事中猗尼渠余国国王给六月一枚皮囊,说“为吾遗汉皇帝”是套用《史记·秦始皇本纪》“今年祖龙死”故事的句式与内涵。故事中刘约从梦境中带出了一块白玉,这是六朝小说、唐传奇常用的手法,通过主角将梦中意见“信物”带到现实世界,把梦境世界与现实世界联系起来

 

第四部分主讲预言前赵帝国灭亡的赤牛奋靷之谶。南匈奴刘氏家族很多成员都拥有相当深厚的经学修养,前赵得到这块带有谶记的白玉后,在朝堂上进行了讨论,大多数前赵朝臣认为这是后赵石勒将要灭亡的预言,中书监刘均则根据天文分野及岁星纪年的知识对这条谶言做出了相反的理解,认为是前赵灭亡的预言。

 

谶言中井水竭、构五梁,要用古代天文分野的知识来理解,井指井宿,对应的地理分野是秦地,五车属于毕宿,大梁是与毕宿对应的十二星次之一,对应的地理分野是赵地。“咢酉小衰困嚣丧”、“赤牛奋靷其尽乎”两句都是对时间的预言,咢、困、赤牛都是与岁星纪年相关的,在前赵与后赵东西对决的历史中,分别有325328329三个关键年份与之对应,在这三个年份的大战中,羯族石勒屡屡对战败的五部匈奴实施屠杀,终十六国之世,五部匈奴再也无力建立政权。

 

童岭老师总结前后赵的更替,认为这次政权更替绝不是一般意义上十六国政权的纷繁交替,具有显著的政治史意义。当没有尊贵血统的羯族屠戮拥有尊贵血统的“五部匈奴”而登上中原政治舞台时,预示着北方胡族的“共同体”意识中,也不再把血统作为称王称帝最重要的因素了

顾涛老师对童岭老师的演讲做了简要的评议,点出了童岭老师做学术的重要方法——史料的精细解读,通过对《晋书》中有限几条材料的解读,获得了大量的历史信息。顾涛老师强调要做到如此深入的史料解读,在学术研究中就不能自我设限,要能跨越文史界限,做到文史交叉;要能跨越东西的界限,融汇欧美日的研究;还要关注儒释道三教,这一时期尤其不能忽略佛教、道教的影响。

在互动环节中,童岭老师谈到入塞匈奴在建立一个中原传统政权还是建立一个北族传统政权中间摇摆,突出的表现是刘渊建汉以汉朝诸帝作为祖先祭祀,刘曜建赵则祭祀冒顿,匈奴本身的矛盾与摇摆,造成了尊奉匈奴为百蛮之长的胡族整体的动摇。羯族挑战匈奴并获得胜利,是对本就在摇摆中的冒顿血统为最尊贵血统、匈奴为百蛮之长之观念的最重要的一击,之后建立政权的诸族,要么在汉人传统史书中寻找依据,要么重新构建自己的传统。童岭老师还引用内田吟风关于单于称号的研究,在匈奴之后,一段时间内,单于号还曾与可汗号一起在北方游牧诸族如柔然、敕勒中混用,之后单于号废,可汗号成为中国史上游牧民族另一个最尊贵的称号,可汗号彻底取代单于号以后,冒顿血统为百蛮之长的观念也就彻底被打破了。

(王乐毅 记录)